暗夜姬魅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新郎×性转帕克 番外①


正文已完结,这是番外连载篇

人物设定:
帕克Park=佩儿Pearl,丽萨Lisa(帕克妻子)=利奥Leo(佩儿未婚夫)


“DV拍摄的视频足够成为扳倒穆克夫集团的力证了,你按下这个按钮,就没办法回头了,佩儿小姐。你将会跟你的爱人和家人分离,不过我们会尽力保证你的安全,穆克夫集团也会受到应有的制裁!”神秘人说道,佩儿看了看自己的电脑上面即将上传的DV里的视频,自己付出的这点代价不算什么,那个记者还因为自己的一封告密邮件都赔上了性命,就算是为了他,为了巨山被迫害的精神病们,为了……格鲁斯金,佩儿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勒痕,那是格鲁斯金留给她的“遗物”,这视频一定得上传。下一秒,佩儿按下了回车键……当初为了生计而去为巨山精神病院工作,却不想经历了一场人间炼狱,最终还导致了与爱人分离,每想到此,佩儿不禁黯然神伤,可又能如何呢?如果不揭露穆克夫的罪行,还会造就多少人间地狱?还会有多少悲剧发生?悲剧,说到悲剧,佩儿又想起了格鲁斯金,以及他带给她终身难忘的体验……


夜晚,皎洁的月光照耀着这座宏伟的巨山精神病院,在这座精神病院的一处篮球场,不,应该称之为风干场,发出了一些声响……“不,求求你,放了我!不,不……!”“Darling,爱情有时候是很困难的!”“格鲁斯金先生,你的新娘来了……”“我叫佩儿·怀特,你叫我佩儿就行了……”原本被吊在半空中并被一根钢筋贯穿了身体的格鲁斯金,在他的周围冒出了些许黑雾:“格鲁斯金,你就是个怪物!”“不,我不是!”“看看你所做的一切,他们都是被你折磨至死的!”“不,我只是想要一位新娘,和她组建家庭而已!”“你已经找到了,原本就快成功了,她叫佩儿·怀特,是吗?”“佩儿·怀特?啊啊啊,头好痛!”“金发碧眼,白皙的肌肤,粉嫩的双唇……”“佩儿,Darling,我的新娘!”下一秒,格鲁斯金睁开了双眼,这是哪儿?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还被吊在半空中,回想起自己临死前的一幕,“我们原本可以有个圆满的结局的!”佩儿,既然上帝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我一定会重新找到你!“你还不放弃你的新娘吗?”“少废话,现在我是你的主宰,没有我也就没有你!”“冷静点,格鲁斯金!如果不是我你也不可能活过来,你最好祈祷不要有哪一天你的意识被我击垮!”“放心,不会有那一天的!原来那些婊/子把我弄进那个神经病机器就是为了制造出你!”“我的宿主还不算笨!我他们之前以为对你进行的实验失败了,殊不知你之前的‘死亡'使我觉醒了,这还得感谢你的Darling,还有,我叫瓦尔里德!我可不愿意刚苏醒就看到我的宿主即将死亡,我帮你把伤口进行了复原,你看看你腰际的血是不是止住了?”格鲁斯金低头一看,果然,腰际的血已经停止了,但是那根钢筋阻碍了伤口愈合的过程,他伸手把钢筋拔下,虽然伤口在愈合,但是那种疼痛是难以磨灭的,不,不止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格鲁斯金抬头望向那一具具被他悬挂在天花板上的“新娘”,心想:为什么他们总是一次次的逃离自己?追求爱情追求婚姻有错吗?艾迪·格鲁斯金,这就是你活了46年的人生,自年幼丧母后,就没有人真正的在意你,爱你,他们只会背叛你,逃离你,你所能做的只是将他们变成一具具冰冷的尸体陪在你身边,除了……想到这儿,格鲁斯金的眼神又恢复了以往的炽热与疯狂:“佩儿,这一次,我发誓我一定不会让你再从我身边逃掉!”


“我们原本可以有个圆满的结局的!”“不,别碰我!”佩儿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被噩梦惊醒了,自从逃离巨山后,自己时不时地梦到逃亡时的一幕幕,尤其是格鲁斯金临死前的一幕,已经过了两年了,这两年来,自己窝在这个出租房里过得人不人鬼不鬼,佩儿觉得自己真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以前自己有烦恼时,利奥总能帮自己分担,如今……一想到他,佩儿不禁潸然泪下。不行,不能再这样颓废下去了,不能让穆克夫就这样击垮我,我得找份工作,看着镜中消瘦的自己,佩儿擦干了泪水,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随意的扎了个马尾,走出了房门……

—————————————————————————

番外篇来了,亲们,谢谢捧场啊!

新郎×性转帕克 “里世界”


咳咳,补发一下,所谓的“里世界”,就是正文完结篇的前一篇,你们懂的(手动滑稽)

https://cindy851.tumblr.com/post/167046196235/

新郎×性转帕克④正文完结篇
番外有糖吃哦!

补发:新郎×性转帕克②
之前发的第二章被删了,补发一下

新郎×性转帕克③


人物设定:
帕克Park=佩儿Pearl,丽萨Lisa(帕克妻子)=利奥Leo(佩儿未婚夫)


佩儿一瘸一拐的向前面的房间走去,这间房里有一个白板,上面写着“这里没有一处像家一样!”当然,精神病院本就不是家,况且现在又被穆克夫给……唉!等等,这是电梯升上去又降下来的声音,格鲁斯金下来了,我得赶紧找出路。格鲁斯金下电梯后,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世界看到的部分的你,他们认为是完美的,就像上帝旨意,即使这些白痴和疯子看到他,从表面上看你有着特别之处。但当他们看得更深,当所有人用眼看到你真正是什么,那就是为什么他们不相信的。你不是你想成为的东西,还不是。这个地方可以看到你的思想和你所做的事情。Darling,他们是罪恶,但花朵只是土地孕育的甜美。”然后佩儿听到了开门声,她开着夜视往前走发现了一扇门,可惜那扇门打不开,门旁边刚好有个柜子,只有先躲一下了,她希望格鲁斯金不要发现她,却怎么也没想到这是格鲁斯金布下的一个陷阱。


正当她把DV拿下来准备缓口气时,却听见格鲁斯金的脚步声越来近了。“嗯!很接近,我能闻到我爱人的味道。Darling,你逃不掉的,你把你自己当作礼物裹起来,拆开再拆开,尽情享受那美味,我们走。”他的脸上还是那样的“笑意盈盈”,说着便把柜子门锁了起来,再把柜子放倒,开始拖着走,他边拖着柜子,边对佩儿解释道:“我承认我有些粗暴了,我想说对不起,我只是……当一个男人想认识一个女人时会怎样你懂的,但在仪式结束后,我把你变成我忠诚的女人之后,我发誓,我会做出改变。”


应该是到他的目的地了,他把柜子重新竖起来放好,又对佩儿说:“我想有个家,有个传统,我想成为我从未有过的父亲,我不会让我的孩子出任何事,不像……你必须得等等,我知道你跟我一样想要使我们的爱变得完整,试着享受一下这份等待的焦虑吧!”这次格鲁斯金的表情多了几分认真,说完他的手还贴在柜子的缝隙上摸了一下,就好像是隔着柜子抚摸着她的脸颊,不一会儿,他走开了。佩儿透过柜子的缝隙看到了一个木桌,木桌上面还安着一个电锯,木桌和电锯上都布满了血迹,木桌周围还挂着人的各种残肢,格鲁斯金又向她走了过来,不知从哪里掏出一瓶喷雾,对她喷了一下并说道:“给你这个,Darling,这会帮你放松的!”好刺鼻的气味,佩儿觉得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最终她晕了过去。


十二个小时以后,佩儿悠悠醒转,但是她感觉头还是晕,并不怎么清醒。她透过柜子的缝隙迷迷糊糊的看到木桌上绑着一个人,格鲁斯金走了过来,对那人说:“Darling,我需要你尽量少流点血。我知道女性需要忍受更大的痛苦,但是你至少要做出点努力。”说,不理会那人的哭喊和挣扎一刀捅在了那人的下体又狠狠的拔了出来,那人停止了挣扎。格鲁斯金遗憾的说道:“我很抱歉,Darling,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爱的。”于是把那人从桌上推了下去,佩儿闭上了双眼,过了一会儿,她睁开眼睛,看见又一个人被格鲁斯金脱光了,他的一只手握着那人的右腿,另一只手抚摸着那人的身体,温柔的说:“别动,Darling!看看这些难看的头发。噢!如丝般顺滑,像个小女孩一样。现在我进行点细致的工作。”他说完便拿起放在一旁的小刀,沿着那人的胸膛割了下去并切下了那人的“关键”部位,那人的哭喊声停止了。也许是连续两次的“改造”失败让格鲁斯金失去了耐心,到第三个人的时候,他有些生气的说道:“你放弃了,你真丑陋,你放弃了爱。我都不想去把你绑起来。你就在这继续流血,最后死去吧。”接着就启动了木桌上的电锯,然后把那人的头直接按在了电锯上……此情此景,仿若地狱一般,格鲁斯金就像是从地狱里来的修罗,被抓来的人接受着他一次又一次的酷刑。上帝啊,真希望这一切都是梦,佩儿想着想着又昏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后,她发现自己的四肢被绑在了四个竖起的木桩上,身上的衣物都被脱光了,终于轮到自己了吗?抬头看见格鲁斯金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双腿,激动的说道:“感谢上帝,我终于找到了自己心目中的天使,这次我不用再自己改造新娘了!Darling,你的骨骼结构和皮肤真美,你果然与众不同,我就知道你和那些婊/子不一样。或许是宽松的病号服掩盖了你玲珑有致的身材,使我没有认出你就是那个天使,不过没关系,你即将成为我的新娘,你柔软的地方将会接受我的种子,我们将会有一个孩子,我将会成为一名父亲,你将会成为我孩子的母亲!”格鲁斯金的眼神越来越炽热,“Darling,请原谅我,因为你太爱和我玩捉迷藏了,虽然我承认这会增加我们夫妻之间的情趣,但是你也太淘气了,把自己的腿都给摔伤了,所以我不得不把你绑起来。”语闭,他俯下身向佩儿吻去,佩儿把头转向另一边,正好让格鲁斯金错开了她的唇,他的吻就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因为自己是女儿身所以不用遭受那些“酷刑”了吗?自己是该庆幸吗?佩儿自嘲道。可是看着自己现在的样子,想到未婚夫利奥,她终于忍不住留下了眼泪。从小到大,有女汉子属性的她很少掉眼泪,包括之前的追逐逃亡都没让她掉过眼泪,她觉得哭泣是软弱无能的表现,但是在巨山经历的种种到现在自己面临的这一幕,她那无比坚韧的意志力终于开始出现崩塌,自己毕竟是个女人,能经历这些生死追逐精神还能不崩溃已是多么坚强。

新郎×性转帕克①


新人第一次写文,请多指教哈!

人物设定:
如果韦伦-帕克是个女人,那么新郎会……
帕克Park=佩儿Pearl,丽萨Lisa(帕克妻子)=利奥Leo(佩儿未婚夫),由于是未婚夫的设定,所以孩子就不存在了。


佩儿留着一头不长不短的金发,她的皮肤白皙细腻,她有着一双湛蓝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下有着一个粉嫩的唇瓣,身高1.73的她有着一双傲人的长腿(题外话:小私心哈哈,这身高是也是妹砸我的身高),可就是这样的她,大学的时候凭着自己对计算机方面的喜爱选择了软件工程这一门专业,在读研期间与利奥相识相恋,接着他们订了婚,他们双方都觉得等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再结婚,为此他们都在努力着。毕业后,佩儿不断的找工作,后来听说有一家巨山精神病院在招聘软件工程师,而且工资待遇高,就去应聘了,未婚夫利奥也一直支持并鼓励着自己,她决定等赚了足够的钱从巨山辞职后一定和利奥举办一场婚礼,可惜往往天不遂人愿……


在巨山精神病院工作的这段时间里,她发现许多见不得光的勾当,从小她就充满正义,路见不平就会拔刀相助,父母还怀疑他们是不是把自己生错性别了,还担心不会有人喜欢她的这种“女汉子”属性,好在她遇到了利奥,利奥被她的正义、独立所吸引,她被利奥的温和善良所打动。当佩儿刚编辑完揭露这里罪恶的邮件正在发送时就被上司叫去修复程序,没办法,谁让这是她的工作呢?她连忙合上笔记本电脑走了出去。当她到达实验室,坐在电脑旁等待程序启动时,前面传来了呼救声,一名高大健壮的男人被一群医护人员拉扯着进来,他们应该是要把他拖进那台仪器里,男人一直挣扎并呼救着,突然,他看向了佩儿……


格鲁斯金从被送进巨山精神病院时,表面上称为他治疗精神疾病,实则多次对他进行实验,直到穆克夫启动了“瓦尔里德”项目,那一瞬间,他曾亲眼目睹和他一样的病友被送进那种机器里的惨状,因此当这个实验轮到他的时候他只有不断的挣扎,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佩儿,他觉得她那一头金发很是耀眼,而且她望向他的蔚蓝色的眸子里带着好奇和探究,这让他觉得她和其它在巨山的工作人员不一样,他仿佛看到了希望,于是在那一瞬间,他拼尽全力暂时挣脱了身旁拉扯着他的医护人员冲了过来,扑在了她面前的玻璃上,向她求救:“救命,别让他们这么做,阻止他们!你,我知道你可以阻止的!你必须得救我,你一定得……”


佩儿这才看清楚男人的相貌,他有着一头莫西干的发型,俊朗的五官带着惊恐,和利奥相比,这个男人的五官更加立体硬气一些,利奥是清秀型的,身材的话利奥偏瘦,而这男人隔着玻璃还能看到他若隐若现的腹肌和人鱼线(原谅我是新郎花痴粉2333)。她看着一脸惊慌的他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就被一旁的保安用枪恐吓,另一旁她的上司安德鲁安抚了一下保安的情绪便让她坐下来继续修复程序,她双手熟练的在键盘上操作着,不一会儿,程序恢复运行,屏幕上出现了刚才那个男人,只见他全身插满了管子,不停的呜咽着,表情很是痛苦,右脸渐渐出现了血红的伤痕,接着他闭上了浅蓝色的双眼晕了过去,屏幕的左下方显示着他的名字:艾迪-格鲁斯金。现在的佩儿绝对想不到这个男人日后将会对她甚至是她以后的人生产生巨大的影响。她默默的祈祷着,她希望刚刚发的告密邮件能被对方接收并且来揭露这里的罪恶。


结束了这里的工作后,佩儿刚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就被打倒在地,原来是这里的主管布莱尔和一群保安,还有医护人员,布莱尔拿着自己的电脑……糟糕,自己的告密邮件被发现了!佩儿想。“我听见佩儿小姐说她自愿接受形体发生仪的治疗是吗?”布莱尔说道,一旁的保安和医护人员点了点头,紧接着自己就被弄晕了。直到自己醒来后,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病号服,写着编号2536,抬头一看外面似乎发生了暴乱,还能听到人的呼喊或是嘶吼声,太好了,趁这时候逃离这里。佩儿这样想着,起身拿起了一旁的DV和电池,正好有一个精神病走过来帮她开了房间的门,“加油啊佩儿,你就要踏上逃亡之旅了!”她给自己鼓劲,深呼吸了一下,便走了出去……

新郎×性转帕克新文预告

如果韦伦-帕克是个女人,那么新郎会……
帕克Park=佩儿Pearl,丽萨Lisa(韦伦妻子)=利奥Leo(维妮未婚夫),由于是未婚夫的设定,所以孩子就不存在了(我好像透露了什么?手动滑稽)

正文已发